[雪荔]

又一次從恢復室甦醒,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時鐘,顯示上午十點15分。八點半報到,期間換了醫院的衣服,躺在病床打了點滴,等了約半小時,然後坐輪椅推進手術室。

上次開刀接近中午,上一個病患血流不止,醫生告訴我病患的狀況,我能選擇當日或擇日再開,心想都來了,於是順著繼續等,九點多報到,拖延後,開刀便接近中午。等醫生的時間許可,突然被告知可以開刀,很快的被推進手術室,那時剛躺上手術台,沒幾分鐘便陷入昏迷,再醒過來已經是手術後的事情。對第一次的印象很模糊,猜想是因為中午,醫護人員趕著午餐,於是很快的「處理」好我的事情。

這回我應該是第一個開刀的病患,被推進手術室後等了約十來分鐘,醫生與護士忙著整理器具。一旁有護士等著給我上麻藥,期間請我躺上手術台,給我蓋上被子,詢問是否身體不適,另有護士忙著問我的名字,確認身分也確認我的精神狀態。整個手術室像打仗,我突然有點恍神,原來護士已經偷偷給我打了一些麻醉劑,我聽到醫生說別這麼快施打,她還沒準備好,要再等等。

被打了一些麻醉劑的我,勉強撐著問些醫生問題。如影響子宮長怪東西的豆漿、山藥之外還有什麼?醫生告知若說豆漿是兇手,那得喝上五加侖。所以什麼是影響的原因,只能說每個人體質不同,食物也沒絕對,現在的禽類多半因為需求得快速生長,你說吃多了會不會有問題?還有豆類製品,基因改造的佔了多數,多半也影響著身體的健康。

問完問題,我好奇問了一旁的護士:「妳怎麼知道我已經昏迷?!」(其實很怕沒昏迷就被動刀)她笑說:「我會叫妳,妳沒反應我就知道已經昏迷。」(說得甚是,是我想太多)問完話,再次醒來我已經在恢復室。這次感覺很累,像跑了很遠的路跑,雙腿痠得不得了,很疲憊,原本打算一醒來便離開醫院的,最後還是躺了半小時才離開。

半年的時間我動了兩次手術,以醫生的經驗說來,我算是很特別的病患(一般病患約三年左右才復發),沒人復發這麼快速。這似乎也告知自己體質異常,或者是飲食整個出了問題。若真的是飲食,還真的想不出有什麼特別,我不太大魚大肉,蔬果倒是生活上最大宗的,若說飲食不健康的部分,那只有上班的午餐便當,同事叫什麼我吃什麼,最常吃的是雞腿便當與素食,這裡頭不外乎快速生長的雞隻與基因改造的豆類製品,是不是這些影響著自己的身體?!現在只能避免,慎選吃的食物。

對於第二次開刀,因為沒傷口(傷口在子宮內部),說痛不痛,或許是健康、身體狀況好,偶爾肚子怪怪的之外,並沒有痛楚的感覺,只需要休息並不提重物即可。而這次的發現是自己外出跑步後不正常出血,想起第一次開刀已餘半年得再次複診,以至於發現這次的病灶。

朋友覺得我樂觀、很堅強。那是我不害怕身體的變化,或許是還有許多未完成的人生功課,對於身體有異狀便積極的看診找尋原因。這年頭許多病症是自己想像不到的,若覺得不對勁不要忍耐也不要逃避,若是癌症也要積極的正面應對,「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」,是古諺也是現在人生的寫照。過了不惑之年想開了很多事情,該檢查就檢查,該動刀就動刀,這次從發現到開刀只有兩天,連考慮的時間都省了,目前只能期許下次的開刀很久很久才來或是不再犯。[2014.01.13]

*文內沒寫很清楚部分-開刀的病因是子宮息肉,好發於40-50歲自然產婦女,原因不明。

延伸閱讀


[生活]人生的另一次經驗

, , , , ,

pigban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