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當年的煉金場,今日的陰陽海]

[報時山步道]

想念報時山的陰陽海景,趁著秋節加班前夕,找了外子一起前往。

說起報時山不禁莞爾,幾年前看網友分享才知的景點。以往只在山腰涼亭眺望陰陽海,總以為那是最近的距離,而後才知山上的勸濟堂後頭還有個更接近的步道,只要循著廟前的道路往上,美景即在眼前。許多樂山的旅人,帶著簡單的餐點與茶品,待在報時山步道涼亭,望著山海美景,吃喝、聊天好不快樂,不得不承認,那真是懂得「生活」的人。

[滿山綠意,視野遼闊]

[昔日的運煤鐵軌依然存在]

我習慣在想念雙色海洋的時候上山,緩緩的走、慢慢的看,看那一旁有長長煙管的山頭,當年的歷史彷彿正上演。運煤的軌道還在,偶有好奇遊客循著軌道往山下探索,試著想像當年繁景。而我總走得比外子快,先到終點按幾下快門,而後回頭喚他過來給我拍照;反之再快速的下山,回頭告訴他去趟山城美館吧!

[十三層遺址]

[不只能眺望十三層遺址還能看到黃金瀑布]

在山城美館有朋友雪娥、他先生與女兒,那是四年前因木鈴而結緣的友人,不知怎的,該說山上的人們單純,還是我忘了與對方只是初識,一次見面就聊了許多生活瑣事。這回沒約好自顧上山,差點又錯過彼此,於是通電話,她告訴我不妨去趟「山城食堂」,在那裡稍作休息。那原是水湳洞的遊客中心,如今兩者結合,可詢問旅遊資訊、看山景、聽風聲,聽疲憊旅人的話語與打呼聲,這是山城食堂給我的印象。

[山城美館內的所有作品都可販售]

[可近距離的欣賞作品]

出了食堂,陽光斜射還未下山,索性在洞頂路上散步,斜坡的柏油路面有兩、三家小餐館,旅人可以坐在欄杆旁用餐,享受難得的山城歲月。而我幻想自己是居民,想像居家散步,路旁的貓兒也很配合,看我前來一點也不閃躲,甚至懶得搭理。

[許多收集來的木箱,召喚喜歡收集古董的友人]


準備離開時折回山城美館晃晃,裡頭滿屋子的木頭、舊貨,沒看過癮不想離開,反而因此遇上剛返山上的雪娥,天南地北聊上幾句。我說山上生活愜意悠閒,嚮往但無法有經濟來源,無法灑脫過活。雪娥說山上生活餓不死人,看大夥身材即可得知。笑彈山居生活無法仿效,暫時擺脫不了世俗生活,只能羨慕別人的山居歲月,自嘆還得修練改進。

[山城食堂]


沒能住水湳洞山上,每回離開總無空手而返。阿諾刨的幾片樟樹木頭,讓我看得好生喜歡,請她們割愛賣我,改天手癢還能動手敲敲打打。即使不能住山也能享受山林的芬多精,阿諾更將刨下的樟木削送我,滿載山城的電力再回到喧鬧的都市,人生暫時又有動力努力打拼。[2015.09.23]

[山城美館舊址]


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igbank 的頭像
pigbank

盒子家的生活點滴

pigba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