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雖然屋外寫的是宣王宮,卻是古老的雲梯書院]

離開劉恩寬古宅,我們順著指標找尋「雲梯書院」。雲梯書院光聽名字,就讓人覺得優雅又有氣質。不過上哪找書院,的確有點考倒我們。只好看著指標憑著信念找,於是在阡陌間徘迴,一次又一次,來來回回,好不容易發現另一個地圖標示,才發覺我們走錯了方位。


[惜字亭]

往回走,經過一排民宅與社區活動中心,指標明明標示這裡,越往裡走越覺詭異,彷彿進入深山,處處雜草叢生,走到最後變成荒廢的土雞城。只好再度折返,回到民宅處,我下車詢問,才得知在社區活動中心上面的廟宇就是書院。


[不抬頭認真瞧,看不見雲梯書院的匾額]

這下目標清楚明顯,肯定不會有誤。到達時,看到戶外斗大的字體寫著「宣王宮」,腦海裡浮起數個問號,「這會是書院嗎?」不過屋外有座惜字亭,應該是書院。我進入廟內拜訪,看到一位似乎是廟祝的先生正忙著拖地,我用客家話詢問此處是否為「雲梯書院?」他突然哈哈大笑,指著廟宇高掛匾額處,說「你看那裡寫著雲梯書院」。他說來的人都會問,那四字的匾額掛在不明顯處,若沒仔細看,一般人不會察覺。

這時我仔細瞧,發覺真的耶!匾額不只一個,而是共有三個,毎個名稱都不一樣。旁邊一位老伯馬上翻了一張紙送給我,因為那時我正打算拍下牆壁寫的沿革。他們說不用拍,給你的紙上有寫。我收起紙張,又往神位細細觀望,供桌旁出現了四個籤筒,分別是大人科、小兒科、外科與運限籤。我連忙找孩子來看,因為在鄉下就醫不便,較鄉下的廟宇才能見到這樣的籤筒,請神明給指示用藥,雖然不科學,但是信仰戰勝病魔也不無可能。


[藥用籤筒]

有一個老伯,從外頭走來,見我跟孩子說籤筒,他也來湊一腳。看我拿相機,還用客家話說「你拍了沒?!如果沒拍清楚,你可以往前站一點,這樣就能把圍籬內的神像拍清楚些。」還頻頻詢問我從哪來,得知我從台北來又會說客家話,他開始很熱心的幫我解說,書院怎變成廟宇的過程。雖然老人家話說得含糊不清,但是那份心意讓我感動。


[限運籤筒]

宣王宮前身為雲梯書院,座落西湖鄉西湖村學堂下。雲梯書院為西湖劉家所創。於道光九年(公元一八二九) 在四湖莊伯公背〈今瑞湖國小校址〉創辦私墊,至道光二十年,擴建學堂,奉請分祀至賢先師孔夫子為主祀暨五文昌夫子合祀,稱為「雲梯書院」,從此孕育劉家先後產生大學生、庠生、廩土、貢土等十餘人,連數十年之久。

光緒二十年〈一八九四〉甲午之役,清廷戰敗,翌年割臺議成,臺灣淪入異族,雲梯書院乃繼續授業漢文,以延續祖國文化於不墜。光緒二十六年〈一九00〉秋,慶祝雲梯書院創建六十週年,倡議改書院為「文廟」,而將廟名改為「修省堂」。雲梯書院至此功成身退,地方教育改由日人推動之新式學校所取代。 

民國六十五年春再度改建,至民國七十一年落成,易名「
宣王宮」。正殿供奉孔聖及三恩主神位,雲梯書院初創時之大成至聖先師神牌,仍奉於殿中。 「宣王宮」最具保存價值的古物,是位於外庭左側的
「惜字亭」,亭高約三公尺「由石雕建材組成,全亭分三層,下層是底座、中層為燃燒字紙的「敬聖亭」,兩側銘刻的楹聯是「曾作飛龍舞鳳,化為紫氣祥雲」;上層是供奉倉韻先聖的小祠,祠門兩側聯語:「啟發乾坤秘,傳流宇宙心」,及門上的橫批是「始制文宰」,正是倉韻的真實寫照[資料摘錄於西湖鄉公所全球資訊網]


[廟宇處處保持清潔]

老伯說這裡偶有人會來尋找,大家總是跟我一樣充滿好奇,怎麼廟宇跟書院扯上關係,原因就是這一層層的關係。拜訪書院了解演變過程,發現劉家在此處的教育建設深耕民心,更加讓人佩服不已。我感謝老伯的介紹,跟他說我們要回台北。心想要不是時間不足,還想拜訪一處跟桃園三坑子老街一樣的「青錢第」古宅,他們所流傳的美名,都跟三坑子的青錢第一模一樣,應該是同宗,只是年代久遠搬遷的關係吧!

關於西湖鄉的古蹟查詢,可參考西湖鄉公所網站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盒子 的頭像
盒子

盒子家的生活點滴

盒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6) 人氣()